欢迎光临武供变公司!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 
 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员工博客 >> 企业荣誉
   
关于爷爷的回忆

录入:经理部    点击:84   时间:2019-01-10


    爷爷刘质文。生前村里人都叫他三先生,他排行老三,之所以又尊他先生,是因为他人生最后的身份是教师,教过附近十里八乡许多有出息的学生。爷爷身材高大,约有1米7、8的个头,身上永远穿着洗得发白,几乎快化了的中山装,无论多旧,永远清洁整齐,脸上永远带着不怒而威的慈祥。爷爷活了八十岁整,他很知足。用他常挂在嘴边的话说是赚了,回忆他说话的神态,我现在想他何止是赚了,简直是赚大了的神情。
   爷爷留给我最初的记忆是放牛。
   汨汨蜿蜒流淌的滠水河,河里金色的沙滩时而闪着亮光,两岸长满各色的花草,戴着草帽的大人稀疏地散落在河堤上打草、放牛。而光着脚丫和屁股的一群群的孩子,时而在草丛里奔着跑着嬉戏,时而打着滚、翻着跟斗,时而骑在牛背上高举着手背,学着电影<<英雄儿女>>中王成的声调,喊着“为了胜利,向我开炮!”……这样的场景里就常常有着童年的我和爷爷的身影。
   爷爷放牛很认真。他常说,牛任劳任怨、勤勤恳恳是行农事的宝贝,要善待它。他放牛时总是牵着长长的牛绳,端着小凳坐在牛的旁边眯眼看着,看牛吃过周围的一圈草,就再移个草长得茂盛的地方,再坐着眯眼看牛吃草。而顽皮的我总是一个人,趁着爷爷不注意,一只脚踏着牛的犄角,另一只脚朝地上猛蹬,双手快速地抓着牛脖子根上粗密的鬃毛,往上攀骑。放牛是我童年时最喜欢、最觉得有趣的事情。因为骑在牛背上有骑着高头大马的感觉,洋洋自得中既威武又神气。
   爷爷留给我最深刻的记忆是看电影。小时候的农村文化生活非常单调,大人们白天晚上除了上工就是放工、做饭、开会,更别说孩子。但有一件能让村里和附近村里的大人小孩都期盼的事,就是隔三岔五可以看到电影。那时放电影是有讲究的,要么是农忙春种秋收时节,上级的慰问、奖励;要么是村子工分记得高的村子显摆;或者是哪个村子因为某个原因得了先进庆祝…….反正大队和邻近十里八里的大队、小队总有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放电影。一有放电影的消息,远在几里路早早吃过饭或没有吃过饭的孩子们,就在放电影周边的地上找些石头、砖头什么的占地方。占地方也有讲究,要正对着银幕,而且要挨着放映机近的地方才正、有面子。对小孩而言放电影过程临时出现什么事情,可以及时看到,以期第二天能有在小伙伴面前吹牛的资格,对大人而言可能是能代表享受某种特殊地位的优越。
   总之每次总是急不可耐的我催促着爷爷带我去,,而每次爷爷总是坐在厨房的水缸傍边,就着奶奶给他炒的两把花生,慢慢抿着兑过水的小酒,说不急,还没开演。我抓耳挠腮地哭闹必须要去,爷爷才不得已地放下筷子带我走,多数时候我们到场时电影已经放了一段了,而回来时已是月朗星稀。爷爷每次牵着睡意朦胧的我,不断提醒:“照着亮处中间黑的地方走!”第二天爷爷谈起昨天晚上的事,就会不住唠叨:晚上发亮的地方,那多半是有水的,或是有水的水坑,要是掉到坑里崴了脚就不是好玩的了,这是以前我们行军的经验。
   爷爷有行军的经验!难道爷爷当过兵?
   稍大我问爷爷时,奶奶就在傍边不住使眼色阻止。爷爷说,怕么事,孙子长大了总是要晓得的,再说了我又没做过么昧良心的事。奶奶拉着我嘱咐:“乖乖,可千万莫到外面瞎说哈,你爹爹(土话:爷爷)原来当过国民党!说出去那是要坐牢的啊!”“瞎讲!老太婆,我那是跟小日本拼命!政府也认可的,我问心无愧。”爷爷斥责奶奶。原来爷爷真的当过兵,而且是在我痛恨的国民党那边,我从小就听说国民党是坏人,可是爷爷真的一点也不像坏人啊。我问爷爷为什么要当国民党的兵?爷爷说他当兵时正国共合作,即便国民党里也不全是坏人。我缠着爷爷给我讲打仗的故事,爷爷的神情不觉就严肃起来。说打仗可不是好玩的事,是要死人的,你看过《血战台儿庄》的呀,真实情况比电影描述的要惨烈得多,那真是尸山血海啊。我在宜昌时候,与日本人对阵,那鬼子飞机炸弹、炮弹打的人在阵地都无法伸头,工事被炸坏来不及修,就用死人的遗体垒。爷爷想起往事,十分悲愤:死了几多战友,一个军啊,撤下来,七拼八凑只剩不到一个一营了。
   爷爷约是1938年8、9月,从江西一所英文学堂逃难到汉口求职谋生 。因受到汉口抗日热潮的感染,以必死之心,投笔从戎。他捐掉全身家当,身穿一条短裤考入黄埔军校设在武汉的一个军官训练团。由于战事吃紧,仅三个月即加入参战部队。爷爷先是在一个杂牌部队任上尉副官,后并入彭善(黄陂人)的18军。听爷爷讲,他先后参加过宜昌会战、鄂西会战(爷爷叫鄂西大捷)等战役,身上5、6次负伤,最重的一次是在恩施的一次战斗中,被敌机炸伤,奄奄一息,被人抬入一座小庙,又再次遭遇袭击,庙里的老和尚逃难前将一碗咸菜和一罐水放在他身边,整整14天,靠这碗咸菜维持,直到后来收容的上来才侥幸保命。
可能对爷爷来说,经历过九死一生万事都看得很淡,也许他认为我那时还小,他所经历的一些事不会主动谈及,只是在我的好奇心驱使下一再追问,才偶尔像讲故事一样,有选择的讲一些有趣的。比如他会教我唱《大刀进行曲》、《在松花江上》等抗战歌曲;会讲在宜昌山区行军时曾经捉到一只虎仔,为解除平日军中的枯燥,他就每天将小虎带在身边,让勤务兵帮他养,虎仔的可爱给每天处于战火的战友带来难得的快乐;会讲战斗间隙,来自五湖四海的人,要演戏自娱自乐,只要有人提议,立刻就能组成一个草台班子等。我现在知道战争永不会像爷爷讲的那么简单有趣。但在我当时幼小的心里感觉爷爷就是个英雄!
爷爷也确实是以抗战英雄的身份回归故里。抗战胜利后,爷爷随部队回汉口接收。爷爷当时主管后勤,虽然爷爷平时很细心,做的账目也很清楚,但是国民党的腐败让爷爷蒙受一次几乎致命的不白之冤:上级的贪腐赖在爷爷的身上。虽然在战友作证的帮助下最终申诉成功,但胜利了没死在日本人的手上,却差点死在自己人的手上,让爷爷很灰心,他决意要卸甲归田。
   据父亲生前讲,爷爷抗战胜利回来时,当时的国民政府因他抗日有功发过他勋章,并领过不到两年左右的退职金(以粮食代替)。这些新中国成立后都向新政府交代过,并得到政府的认可宽大。爷爷退职后为了维持生计,做过小生意、划过小划子(摆渡),但是都难以养家。因为爷爷有文化,经亲戚的介绍应招教上了书。爷爷教书挺不错,学生们认为他教得好,他自己也觉得挺对自己的路子。多年后,极左思潮泛滥,爷爷当过国军的事又旧事重提,他被迫放下心爱的教鞭,回乡放牛,直到1977年落实政策恢复公职。恢复公职后的爷爷又教了一年多的书,因年岁太大正式退休。
    晚年的爷爷因战争年代落下病根,他的身上有一块弹片一直未取出,身体又是风湿、又是严重的胃病。每当天气不好时,受过枪伤的部位,让他痛不欲生。为了省钱爷爷坚持不上医院,在他70岁的时候拗不过家人在人民医院住了一次院,结果因用药过量致双耳失聪。失聪后我们与他交流只能通过书写,爷爷对失聪看得开,也还算乐观。他总是说,与他死去的同事战友比他觉得很知足,他儿孙满堂,又有退休费不会给后人带麻烦。但是我注意到,每次提到他的战友时,他的神情分明露出一种落寞。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地想,只在他一个人时,总听见他喃喃地说,值了,值了,然后就开心的笑。
    爷爷一生有两大自豪的事:当民族需要救亡时,他尽了忠;和平时,国家需要人才时,他桃李满天下,育了人。每当他拄着拐杖走亲访友上下街,沿途他总会遇到有人亲热地叫刘老师,热情地请他吃饭,或送他点钱什么的,他都一概好言谢绝。但回到家,一定会高兴地对奶奶讲,那种欣慰和成就感溢于言表。
   没有人不怕死,但爷爷是个例外。他说过,他不想给后人添麻烦,他已是死过无数次的人了,他不怕死,认为死只是人的归属。他真的那样做了,八十岁那年他卧床不起,认为活的够久了的他不吃不喝,坚决不打营养针,绝食而去。面对生死,他云淡风轻。
   爷爷死了,他的骨灰盒里有一小块弹片。父亲说,留在盒里让他带着吧,那里有属于他的骄傲。
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变压器公司员工 刘发润
返回】 【顶部】 【关闭】  
关于我们 | 法律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络办公登陆

  Copyright © 2009-2011 www.0531yu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
  主办单位:武汉供电变压器修造有限公司  电话/传真:027-61883138    


  技术支持: 

上海11选5 重庆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 重庆快乐十分 重庆快乐十分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重庆快乐十分 上海11选5 重庆快乐十分